那些鸟事/ 城北


金山湾区华文文摘    09/05     8267    
4.0/1 



那些鸟事

 

作者: 城北

 


 

不请自來的鸟夫妇

 

刚搬到加州湾区时,在湾边发现各种不同的鸟此起彼伏,成群结队象云雾一般迎着朝霞或暮霭飞起飞落。喜欢干涉别人隐私的我,就开始不住地揣想它们会是在哪里如何进行一代代繁衍的呢。于本地的生活时间一长,观察到其实这里的鸟做起这些日常琐事来即不羞涩,也不客气,甚至丝毫没有要避人的意思。几乎就在你眼皮底下,恋爱筑巢产卵孵化,养育下一代,滋润美好生活。显得随心所欲,自由奔放,还真令人大开眼界。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我们在平时出入的前门外侧正中间挂了一个装饰性的圆形花环。塑料制品,绿绿的松枝配以松果,很有些家庭温暖的味道。圣诞节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按理说我是应该将这些装饰物收起来,放回车库等明年可能再用。都是举手之劳,但结果这事那事就是拖着没干。与其说是耽搁了,不如说是疏忽了,或懒的缘故吧。但因为是装饰品,就仍然挂在正门上也无大碍,也算延续一下节日气氛。没想到被一对鸟夫妇或情侣看中了。

鸟的个头不算大,麻雀类似的体型,头冠上有少许红色,尾巴尖上有一点墨绿。我们的前门外面是一个小小的院子,可以放下一张双人床的面积。两只鸟看中我们挂在门上人工的装饰花环后,就时不时地在大半人高的院墙上跳来跳去,或远远地张望着花环恋恋不舍。有人出入前门时,就稍微避让到附近的树梢上,但绝不飞得太远。而人一走开,两只鸟就鼓足勇气到花环上去探头探脑,啄理起那些塑料枝叶来。看样子它们是在打我们的装饰物的主意,估计是要借咱家正门上花环为基地筑巢建窝。

 

 这鸟的企图被我们识破之后,移动或收回花环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不仅如此,鸟们好像已经完成蓝图设计,相中咱家前门的花环以后,动作迅速,马上就进入施工阶段。不住地来回飞,嘴里叼着泥草或树枝,飞来后先落在附近的小树或院子的矮墙上,确认一切正常,就迅速地落到花环上,安放建筑材料,调整筑构鸟巢。前后大概也就两周左右,经过精心叼琢,鸟巢基本成型,圆满完工。

 


 

全家为鸟兒不得不开始非正常生活

 

从确认鸟们看中我们的前门用来筑巢后,我们就相应地对自己平常的生活习惯作了调整。为了不干扰未来小鸟一家的正常生活,我们全家不得不开始非正常生活,不约而同地主动舍弃前门进出的正当传统习惯,出入改用通过车库,大张旗鼓地走起后门来。后来连熟悉的来访者,也习惯不去前门而就车库,当然都预先会给我们打电话联络。

 

 一旦筑巢工程完毕,母鸟就开始坐窝下蛋,效率极高,丝毫不耽搁时间。没过多久,就开始听到幼鸟的唧唧的鸣叫声。平常声音很轻,几乎听不清楚。大鸟一来,声音就强起来。各自零碎杂乱的独唱就及时地变成频率高、节奏急促连续的大合唱,演示会叫的鸟儿有食吃的现身说法。从窗幕后望过去,只见喂食时小鸟都闭上眼睛伸着脑袋晃动着,张着嘴巴,状似花环中间开出的粉黄色的嫩花。我突然意识到它们嘴巴的鲜艳黄色可能也是用来呈现目标,以吸引投食者的注意力的。

 

这些张嘴等食的几只幼鸟,除了给鸟父母带来麻烦以外,对我们家倒是算派上些用场,多少起到点看门狗的作用。小鸟们渐渐大起来,有人过往时,也会被误解是父母返巢投食,所以照样闭上眼睛一通乱叫。可能不叫就真的吃不着,所以分贝都挺高。这样一来,做广告或上门推销的就少得多了,来敲门要咱们定报纸或卖爆米花的也都几乎绝迹。这鸟和看门狗不一样的地方是狗多少会被关在家里,而咱家的鸟是挂在正门醒目的地方非常惹眼。另外,狗多数也就一条,咱们花环里的鸟好几只。一起叫起来,此起彼伏,声势浩大。所以您最好离咱家远点,至少暂时。

 

 


 

鸟兒成了门房保安

 

相应另外一点,客人来了得到及时通报。有少数客人不熟悉咱家正门眼下的状况,等到了家门口才发现鸟窝,但为时已晚。也不晓得应该和我们一样转入车库,只得硬着头皮去按前门门铃。这样一来,不光小鸟开始齐声欢迎,若是赶上大鸟就在附近,会马上冲过来如临大敌般地放声大叫。虽然是出于对小鸟及鸟巢的保护,但也从效果上及时通知我们有客人到访。我相信,它们肯定觉的这是些不速之客吧。另外,开关挂着鸟窝及幼鸟的前门,几乎不亚于搬运危险物品,真的是需要十二万分的小心。

 

还有就是小偷不会来光顾。我们附近安全环境较好,但也不是铜墙铁壁,不祥事件也会偶有耳闻。当年就有附近邻居家曾发生过小偷趁人不在而入室盗窃事件。估计门上挂着鸟窝,肯定对有贼心的人是个威慑。虽然鸟不能抵抗或报警,但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众目睽睽,显然盗贼会产生心理障碍对作案不利。想想后果,这么多证人七嘴八舌,到时候肯定能把事情说清楚个八九不离十。所以,贼性再大兴许也不会想去招惹门上驻守着一群大无畏的愤怒的小鸟不怕贼的家庭,还是退避三舍走为上策吧。

 

 


 

前门上佈滿 鸟兒的排泄物

 

随着小鸟个头的长大,新陈代谢功能开始增强。大鸟觅食出入得更加频繁,小鸟的排泄功能也直线上升。可以动作起来的小鸟们似乎已经学会管理个人及家庭卫生,知道要将自己的排泄物拉到鸟巢以外去。其后果自然就是鸟粪沿着咱们家的前门中间部分哩哩啦啦地逐渐向下延伸。我十分担心一直下去会否最终形成类似于岩洞中钟乳柱的模样。翅膀渐硬的小鸟已不再安稳,巢也显得太小的原故吧,小鸟开始在鸟窝周边的花环边沿活动,排粪的范围也相应扩大。

 

 可能育儿初级阶段父母对幼鸟饮食花心思较多,精心地采置一些易消化的食物。小鸟一大起来胃口特好食欲猛增,父母打食已经是力不从心,有关消化与否已无心顾及,相应地产生小鸟的肠胃不良反应。因此正门鸟窝下面几乎就自然地成了一幅黑白为主的装饰画,很是显得淋漓酣畅的样子,俨然是一幅泼墨山水,层次感强烈,还十分简洁现代。只是由于天然地气味不佳,距离过近欣赏的话得屏住呼吸。所以说欣赏美术作品要保持距离,对美术馆的油画作品是这样,对我们家正门上的自然画作也一样,虽然那只能算是个鸟的作品。

 

再后来大概父母对食欲增强的小鸟们已经是穷于应付,无暇在质量上再有任何可以算作严格水准的把关。还是由于大鸟有意疏忽,要让小鸟锻炼一下肠胃功能,培养挑战一下各自的消化系统。这小鸟们也不知道吃了啥,还有些拉肚子,门上就开始呈现出五颜六色。所以原先黑白浓淡为主的传统山水正逐渐演变为西方生动的水彩画的样子。感觉风格上应该可以归属于后现代朦胧派,而且还是3D的,不用带眼镜就可以欣赏到逼真的立体感觉,当然切勿触摸!最后小鸟离巢的前两天,不知进食了什么生猛野味,从排泄出的鸟粪里竟生长出白色的蠕虫来,给立体水彩画增加了天然的动感。只是害得我们全家隔着紧闭的窗户,欣赏完杰作,沐浴完美感冲击以后,一个个招架不住,止不住地躲在幕后恶心反胃。

 好在接下来没持续多久,小鸟们就开始一只只顺利离巢。离巢前在大鸟的指导关注下,一个个也都充分地利用了我们家的院墙,因地制宜地进行了起跑冲刺、滑翔、扑扇翅膀、展翅、振翅、安全着陆等多项飞行基础技术训练。又在爹娘的带领下,在附近草坪,先矮树渐高树等各种环境下进行了连续的实飞演练。最后看样子各个都兴高采烈地从忐忑不安的父母那里取得了单独飞行许可,扑扇着翅膀冲着广阔的天空扬长而去。

 



占领终于告一段落

 

鸟的一家对我们前门花环及整扇门的占领终于告一段落,看它们平安远飞让咱们一家人都松了口气,也使我们全家恢复了自由进出前门的应有主权。花环除了形状还在以外,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我抓紧时间一面带着口罩憋着气,站在台阶上对前门及附近进行清理,一面想着对于动物的保护繁殖咱也算建了一功立了一业。虽然没怎么捞着亲自参与小鸟们的哺育与抚养,也还是恨不得要给自己颁个贡献奖之类,当然奖状奖金都是无处可领的。

只是即使有这样的领奖台,也千万不希望在自己的脖子上挂上任何代表奖赏的类似花环。

 

................................................................

 

作者简介: 城北,原名张健,目前定居加州旧金山湾区。中科院硕士,日本药学博士。于旧金山湾区从事分子设计及生化制药研发。喜读闲书、看地图、听收音机及和普通人聊天。爱唐诗、好古文,也动笔敲键,小剂量地码摆一下文字。作品散见于《老中新闻》、《品//《美华文学》、《侨报》及《读者原创》等报刊杂志。

 

关于我们: 金山湾区人文幸福华文文摘是由美华文学、天心艺术生活学社所联合主理的一份微刊物专注于记录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华人生活点滴以为当地华裔社区传递更多的正能量 欢迎各界朋友垂注和订阅。相关务洽​​询及投稿请联系:

电话:1+ (408) 393-8830

电邮: info.meihua@yahoo.com

微信公众帐号ID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