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的脸/ 张慈


金山湾区华文文摘    09/14     11534    
4.0/1 


逆光的脸

 

作者: 张慈

 


 

 

作者前言

 

苦,这纯粹的浓度, 不用一滴水稀释。死,这迷一样的去处,除了他们,我们不知途径。

 

200952日, 一个十六岁的Gunn High 高中生卧轨自杀;接着,2009528号,第二桩悲剧发生,同样是Gunn High。直到发稿后的今天201539 日,又一个男生以同样的方式结束了年仅十五岁的生命。

 

在震惊之余,我写下这篇小说,以表达我的悲伤及巨大的困惑,自杀的孩子们,他们的家长是怎么活下去的?后遗症是什么?

 

....................................................................

 

 

一月28号凌晨,600am,硅谷N镇下雾。

 

李倩,47岁,房地产经纪人,打开门,看见对面公园里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男人。她没在意。走到自家房子的侧面,将垃圾桶拖到大街边上放好,再折回去,将废物回收大蓝桶也拖到大街边上,与垃圾桶站在一起,等待630的城市垃圾车来拉走。她走回房子,进门前,回头瞄了一眼,看见那个人还站在大树下,背对着她,头歪在右肩上。

 

雾稀薄而晦暗,那人时隐时现。

 

李倩觉得有点不对劲,手扶门框站好,再 仔细地观望,终于看见一根绳子,在树杈与那人的脖子之间。奇怪的是,他的双脚是落在地上的,树杈搭着绳子的地方,有一个黑袋子,好大,象是一个黑色塑料垃圾袋。

 

她报了警。

 

在警察来到之前,可能不到四分钟吧,她大声地在走廊里敲着门,叫醒自己的两个女儿:joyce, 起床;Jennifer, 起来,出事了。丈夫海归在上海创业,长年不在家,她和两个女儿相依为命,什麽都说,什么都商量,她在叫醒她们的同时,判断着这件事的后果。她听到救火车,救护车,警车尖利的叫声,这些声音愈来愈近,铺天盖地来到自己家门口。

 

警察来了,站在门口,问她怎么发现对面公园里那个人的,她一一回答警察的问题。 透过警察的肩膀,她看见救护车,救火车,警车将那个人团团围住,将她的视线挡住,公园的雾,则笼罩住闪烁着红蓝灯光的这些代表着权威的车子。

 

女儿们穿着睡衣,裹着毯子出来了。 “Mom, what’s going on? “

 

不知道,有个人在公园里吊死了。她用中文对大J,小J说。

 

“Wait, mom, you don’t know?  And you sure someone had commit suicide?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你不知道,你又很肯定有人自杀?)小J争辩道。

 

我看见有人上吊,但我不知道他死了没有… …”

 

警察阻止了她与女儿之间的对话。又问了几个问题,走了。

 

J的眉毛紧紧地拧着,小J低着头,李倩的心头万分沉重。而门外的大雾却越见稀薄,似乎完成了它的任务,渐渐散去,不在了。

 

.........................................................................

 

 

潘又琴患忧郁症已近七年。

 

这种病在白天要吃药控制,睡觉时它就消失了,它也下班了。天亮的时刻,它回来,守候在患者的床边,患者一睁眼,它立刻就将一件盔甲套在患者的身上,紧紧地箍住患者的上半身,让患者难以呼吸,欲生不能,欲死也不能。

 

潘又琴已经过了七年这样的日子。

 

今天早晨,她被穿上这件让人透不了气的盔甲之后,缓缓挪动双腿,勉强下床,走进卫生间。她打开灯,在镜子中看见自己臃肿的身子,黑黄的脸,缩成一团的五官,她扭开水龙头,冲了一杯冷水,拿起马桶盖上放着的 CITALOPRAM MFGAMNEAL ,吞下一 颗,看着自己的脸慢慢松开。蹲过马桶,她冲掉污物,打开窗子,让清新的空气进来。

 

忧郁症还有一种症状,就是能听到声音。当她将药瓶放回马桶盖上去时,她听到一个声音说,我说过多少次了,叫你把药瓶放到壁柜里,不要让亨利看见。她冷笑一声,将洗手池旁边的药瓶又放回了马桶盖上。这个声音听了好几年了,如果将药瓶放到壁柜里,这声音就不会再出现,那就毁掉她的世界了,她坚决不能这样做,她要听到那个呵斥她的声音,那个早已从世界上消失掉了的不知是谁的声音。

 

她开始化妆。她抹了一些橄榄油在脸上,扑了点粉,涂了点口红,走出了卫生间。

 

亨利,你起来了没有?要不要我开车送你。昨夜她觉得累,她没有记忆,不记得今天是几号。潘又琴 拿上车钥匙,提上皮包,走出了家门。她的车就停在Drive Way 上,她家车库只有一个车位,过去给长年在台湾做生意的老公停他那辆车, 现在亨利已经上高三了,学着镇上那个刚刚因癌症去世,苹果公司有名的CEO 隔着一个区的邻居乔布斯, 开始在车库里作创投,孵化公司。老公的车子停在街边,她的Mercedes 停在门口。

 

她走回房门:亨利,你搞什么鬼?

 

她望了一眼街的斜对面,那里住原来住着老邻居阿瑟,后来阿瑟进了养老院,搬来了一户大陆来的人家,女人很漂亮,做房地产,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跟自己儿子同龄同校,有时一起走路上学。但她们两个妈妈从来没有讲过话。 潘又琴是家庭妇女,也不关心学校里的事,儿子学习成绩超好,拿了四门AP课,他跟妈妈说,他上CAL TECh没问题,那样离妈妈近,可以经常回来看她。阿瑟家侧对公园, 那是一个她从来不去的地方,她不喜欢大树,更不喜欢风吹在身上冷嗖嗖的感觉。有时候,流浪汉睡在公园的长椅上,令她厌烦。她看见自己家门前的草坪,都杂草丛生,草也黄了。她望着草坪,不知所措。门前有一棵梨树,现在梨树的新芽绽放在枝头,今天似乎有雾,淡淡地飘在枝头。 七年前,此树正在开花时,她让亨利站在下面, 用手机给儿子拍了一张照片, “Happy Birthday, Henry! 你十岁了,儿子!可惜,儿子的脸逆光了,光从后面来,整张脸在暗中,且模糊。

 

她走回房子,敲着亨利的门,使劲地敲,没有人给她开门,她推开门。

 

亨利不在房间。

 

.........................................................................

 

 

830am

 

李倩在电脑上处理邮件。

 

电话响,看了一眼显示屏,是女儿的学校打来的,她用很职业的口气说到: good morning, Kathy speaking!”

 

却是一个录制的声音传来:告全校家长, G高中校长暨全体老师怀着沉痛的心情通知你,警方确定,今晨有一个学生自杀。我们已将全校学生遣散回家,请各家照顾好自己孩子,更进一步的消息,将透过教育局通知你。

 

李倩马上拿起手机,短信两个女儿:你们在哪里?

 

J的短信马上就回来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和姐姐在一起。

 

她打开门等着。

 

两个女儿老远看见妈妈,冲过来,三人抱 在一起,泣不成声。两个女儿哭得浑身颤抖,

J说:他是我的朋友亨利

 

李倩心里一惊,我的朋友这四个字让孩子有陷入事件的心理趋势。

 

此刻李倩又重新看见了站在树下歪着头那个人影, 只是人不见了,雾也不见了。公园空荡荡,只有正对她家的那棵加州橡树,公园小路,,稀疏的光影,桉树,枫树,和鸟的叫声。

 

平时对女儿饮食严格管教的李倩,为了安慰孩子的心,她让大J带妹妹去大学街买冰激凌吃。

 

第二天,也就是129号,大雾又来了。有人在铁路附近看见警车,救护车,发端信给朋友,说可能有人卧轨,谣言一传十,十传百,小镇再次陷入惊恐。但最终警局通过电台辟谣,说是有一个中年人的汽车在铁轨上熄火了,幸亏他跳下来跑掉,火车仅仅把汽车冲毁。

 

李倩买这栋学区房时,是2009年。G高中在那一年自杀了六个学生,五个卧轨,一个上吊。李倩根本不信这事儿跟学校教学有关。她移民来美,就是为了让女儿上好大学,G高中在2008年有24个孩子上了史坦福大学,3个哈佛,2个耶鲁,5个布朗大学,2MIT1 纽约大学NYU4 哥伦比亚,上千人进了加大各分校。

 

G高中正如一个家长所说,是美国的阳澄湖,啥烂螃蟹扔进去,捞出来都是大闸蟹。

 

李倩要的就是这样的学校。

 

亨利的事情出现后,立刻有几家华人办了转学。

 

李倩采取的是积极的方式:了解情况,采取措施。她参加学区教育局在社区中心办的讲座,心理学专家, 教育权威都坐在讲台上回答家长们的问题,大家问得最多的,是为什么?专家答得最清楚最肯定的,就是没有答案。

 

有一个姓申的妈妈问道:是不是华人家长给孩子的压力太大了?学校对学生期待太高了?孩子心理变态了?

 

专家回答:据我们所知,不是。

 

白人家长问:是不是家长的心理压力也影响到孩子?我们毕竟生活在地球上的最贵的地方之一?

 

专家回答:也不是。

 

乱哄哄的一片失望声:那到底是为什么?听说亨利是G高中数一数二的精英学生,还是新闻俱乐部的副主席,合唱团的团员,机器人小队的队员,平时在家里,他妈妈说他连电子游戏都不打,他妈妈为了让他停止复习,求他打电子游戏哎。

 

专家最后总结:我们不知道自杀的原因是什么,每年车祸与自杀死去的人大大超过战争中死去的人。人类没有一种方法可以阻止自杀,社会没有一种方法解决这个危机。我们可以负责地说,我们不能在人死后才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要请家长们,一看紧自己孩子,二与自己孩子全面交流沟通,告诉他们我们爱他们,连那些逼他们上名牌大学的华人家长,请告诉孩子,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爱… …

 

大家沉默而肃静地听着,一种悲伤笼罩在头上,一种恐惧凝固在心头。

 

李倩在自己房地产公司办公室也举办讲座, 请老师和一个犹太妈妈(2009年自杀男孩的妈妈)来讲座。没想到,会议还没开始,有人对那个2009年自杀男孩的妈妈嘀咕不满:你的孩子都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谈笑风声?

 

那个妈妈似乎凭感觉就知道人们在针对她讲什么,张开涂着鲜艳口红的嘴唇,微笑着答道:他去了一个好地方,主会照顾她,我们不用悲伤。

 

这个妈妈微微低下头说:我在儿子死后,整整一年生活在泪水当中,不能振作,我自认为孩子的死是我的过错,我的丈夫也一遍一遍地这么谴责我。我高龄才得了他,我太溺爱他,太过度保护。他太脆弱,依靠我。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太依赖上帝的爱,我们整天求着得到他的眷顾他的爱,我们忘掉了去创造爱,我们忘掉了源于人自身的本能。

 

有人高声问:你是怎么溺爱你的儿子的?

 

她闭了一下眼,似乎想追回某些远去的记忆。一阵思索之后,她避开了问题,说:爱,是危险的。神对我们的爱,我们对孩子的爱,都是一种光源,我们要非常小心利用这种光源,弄清楚光来自哪里。光从背后来,大逆光,我们会看不清孩子的脸,无法判断他们的情绪和内在,所以我说,我们要非常小心。遗憾的是,专家最后告诉我,我儿子的死,与我对他的溺爱无关,他们说,那些希望孩子有个好前途,用对你好的名义强迫孩子学习,不让他们玩的家长,那些 … …她终于抽泣起来,伤心得不能自已。

 

事后,地方报纸是这样报道的: 鉴于最近G高中一起学生自杀,是几年来第十一起。又有耶鲁大学生跳金门大桥丧生。KK房地产公司联合学生家长组织在G高中所在城市N镇共同举办了一场讨论会。请来在美执业的专业心理医生讲解怎样预防和治疗抑郁症,一位自杀孩子的妈妈分享她的故事,我们非常钦佩她勇敢的讲出自己的经历。N 镇的镇长阿伯汉也讲了关于家长怎样更好的与孩子沟通。家长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好几位家长就自己孩子的状况向医生询问怎样解决,大家交换了怎样与孩子沟通,帮助孩子走出心理障碍压力的经验。 家庭应加强对于青少年心理、情绪及个人兴趣爱好的关注与纾解引导,而不是一味对孩子学业要求、成才、未来前途予以期望与寄托。

 

李倩第一次萌发看心理医生的念头。她上网查了一下,打了几个电话,约了一个心理医生见面,费用是一百五十块美元一小时。她开车到与LA镇交界的一条街,找到一个很小的商业区,在一个很静的角落里,错落丛生的花丛后面,她见到了一个心理医生,白人,身材瘦高,讲话带加拿大口音。

 

我来这里不是为我自己。我只是想弄清楚,人为什么要自杀?

 

你的家族有自杀的病史吗?

 

没有。但我们民族有。文革你听说过吗?很多人自杀,多数是知书达理的知识分子。

 

自杀,你们文革时? 我要去Google一下。不过,大概说来,开煤气自杀的人,是因为迷惘,对周围的环境失去了判断力。投湖的人基本跟生存的困境有关,割腕,那是想转移精神的痛苦。吃药死的人,心里状态较弱,比较绝望… …”

 

吊死呢?你知不知道有一个高中生上吊的事?

 

吊死是无言以对,受太大委屈了。

 

李倩长大了眼睛,委屈?受谁的委屈?

 

谁知道,无法去追根究底,为活人考虑才是最重要的。

 

我听说,那个吊死的男孩没有父亲,他在台湾,不关心他。

 

这肯定不是动机。

 

我听说,亨利的妈妈患忧郁症,很多年前她在COSTCO前面看见亨利的爸爸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她冲上去打那个女人,结果反而被那个女人打了;她的老公没有保护她,还叫警察,她进过牢呢。

 

嗯,我们下次来谈谈这件事对你个人的影响,你对这件事的感受… …”

 

我不来了,我用不着看医生。

 

是吗?医生神秘地咧了一下嘴,噢奥,你自己的丈夫在哪里?他关心你的两个女儿吗?多长时间见一次面?他去看她们的钢琴演奏吗?看她们打排球吗?听她们的合唱表演吗?

 

一小时后,李倩红肿着眼睛从心理医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只听门后医生的叮嘱:请你把门关好,See you next time, 下周三见。

 

...........................................................................

 

 

转眼就到了九月。

 

J从学校回来,情绪很兴奋,高兴地对李倩说:妈妈,我们学校的一个男生约会我,你觉得我应该同意跟他约会吗?

 

李倩警惕起来:他怎么照会你的?你怎么知道他要约会你?你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父母是干什么的?

 

“Relax mom! 他写字条给我。

 

李倩:谢谢你征求我的意见。首先你说说,你想要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干净啊,聪明啊,运动能力好,还有数学好。

 

你倒是满清楚的,当年我跟你爸,是糊里糊涂结婚的。

 

他叫Alex 香港和大陆混血人,爸爸在纽约开公司,妈妈在圣地亚哥。他和婶婶住在这里,追他的女生很多,他告诉我他喜欢的是我。

 

李倩打量了女儿一阵,第一次发现孩子的胸很大,比自己大很多,像外国人的胸,皮肤黝黑,脸的轮廓清楚,脖子和身子的比例很和谐, 正像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她说:去呀,可以呀,可以试试啊。

 

孩子蹦蹦跳跳走了。看见孩子快乐,李倩的心知道,自己做对了事情。

 

晚上,李倩打电话给远在上海的丈夫,告诉他这件事。丈夫没有表示反对,但沉吟良久,说了一句话:多留点心,你们女人太容易被哄了。

 

.........................................................................

 

 

感恩节的早晨,一辆LexusM大道正常开往正南方向, 一辆Mercedes从西往东, 在正前方路口有一个“Stop停车标志,Lexus 以四十五英里速度行驶,而Mercedes没有停下来,而是加速冲过十字路口,与Lexus 相撞,碰撞声音巨大,Mercedes被冲出去滑行半条街,尖锐的轮胎划地的吱声在感恩节早晨的空气中久久不散,惊醒了许多梦中人。

 

美国人爱管闲事,车祸刚发生,就有好事者给警察打电话,甚至车子还没停下来,警察和救火车就到了。Lexus 是急停相撞,能量全部控制在车内,人伤得较厉害,车内有母子俩人,开车的妈妈被撞断13根肋骨,8岁的儿子24根肋骨全部被撞断。俩人鼻子口腔出血,意识却还清醒。Mercedes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满脸是血,已经昏过去了,她的两只膝盖断裂,凹进去的膝盖内装满了玻璃碎渣。

 

警察在她的皮夹里找到她的驾驶执照,她叫潘又琴,驾驶座上有一张字条,写着:约会。警察茫然地问:约会?她跟车祸有个约会?

 

.........................................................................

 

 

J MIT录取,已经上学半年了,专业是化学。

 

JAlex交往了已有一年连三个多月。Alex被录取在哥伦比亚大学, 专业是经济学。李倩去波士顿看过女儿一次,Alex也从纽约赶过来。离开那天一起吃饭,Alex说,他可以叫爸爸的公司派车送李倩去机场。李倩说不用麻烦,叫计程车很方便。Alex笑笑,说:没关系,我爸爸肯定会派车。结果等李倩要去机场时,Alex猛然拍了一下头,说忘了跟爸爸说了,来不及了!李倩自己叫车去了机场,心中没有一丝不悦。这男孩很擅长交际,弥补了女儿内向,只会读书的不足。圣诞节, J回家来过节,李倩发现爱美的大J有非常明显的变化:她不再像其他女孩那样在大冬天都喜欢穿短裤,穿短袖,拉直头发,也不再化妆,她总是用一件宽大的外套把自己紧紧包起来。手机上的朋友也被她删掉到没有一个人,连妹妹,她也删除了。李倩开始警觉,但因为女儿跟自己还是关系很好,也没有删掉她的电话,她没有太注意。

 

从小到大,大J有一个习惯,就是记录每一个她觉得重要的活动。 有一次李倩带女儿们去机场接爸爸,黑暗的后座椅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李倩问大J在干吗,大J说在用手机拍照。李倩问她黑洞洞的拍什么?她说拍口香糖的包装纸。她的东西在扔掉之前,都必须拍照纪念。她三岁的时候,蹲马桶,冲大便之前,甚至让妈妈拍下她的大便。现在,连这个习惯消失了。李倩问她:J,你最近拍了啥,给我看看。她漠然地说,没拍,不拍了。

 

嘿,妈,我想转校!你能帮我吗?她说。

 

你不是非常喜欢MIT吗?你想转去哪里?

 

哥大。

 

跟你男朋友近一些?”

 

呀!

 

我跟爸爸先商量一下。

 

J呆呆地坐着,没听到妈妈的话。

 

圣诞节后,李倩去地区教育局和大J过去上的G高中跑了两趟,给MIT和哥大也打了电话,大J 顺利地转过去了。

 

一月,大J回东部,去了哥大注册, 租了公寓。二月上学;三月整整一个月没去上课;四月第一天,她从哥大附近的一栋公寓楼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19岁。

 

当天,CNN Yahoo首页, 哥大报纸, FACEBOOKTWITTERGOOGLE+APPLE EMAIL,都报道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大标题:哥大自杀学生,19,悲伤和问题。

 

哥伦比亚大学一年级学生周雁(Joyce Zhou)在周六下午从校外一栋公寓楼的屋顶跳楼自杀。这是今年第四个哥大的学生死亡。去年最后一个学期, 第一个哥大的学生从斯博斯特图书馆的高楼跳下自杀。第二个学生也是从图书馆高楼跳下自杀,但城市验尸官发现,他的死亡事故与药物有关。第三名学生是一名年轻女子, 从哈林广场她的朋友公寓楼上跳下死亡。Joyce Zhou19,是来自加州的转校生。 住在校外,住在美国大道,127日和128街之间。 验尸官办公室宣布死亡是自杀。

 

警方发言人说,约下午550分,J女士从建筑物的屋顶跳下。他说,警方仍在调查死亡事故,他无法证实纽约邮报报告中的小道消息,消息说,她在当天早些时候曾与男友在哥大图书馆争吵,指责他有了新欢。之后情绪激动,奔跑到男朋友的公寓楼顶层跳下

 

一个哥大发言人说,Joyce女士的家人要求保护隐私。

 

昨天一位学生说,她和她的朋友们感受到了来自最新的死亡威胁,比以往距离更近。 一个防止自杀专案组专员说,这样的悲剧,就发生在校园里,在公共场所的校园。两个人在图书馆争吵,同学们说,在宿舍也见过他们争吵。我知道很多人知道这两个同学。我不认识这个学生,但我知道她非常优秀。我的愤怒和苦涩,无法诉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悲剧不断发生。年轻人过早死亡是一个民族的悲剧。死,我们也不能幸免。学生们,请留意彼此!

 

.........................................................................

 

 

潘又琴在车祸发生时丧失知觉,灵魂出窍。 她看见一道白光,见到自己离开被撞得奇形怪状的车子,不再疼痛, 飘到空中,看着街道和正在奔来的救护车。那样的感觉永生难忘,只有平静二字可以形容。短短的一瞬,可能有10秒钟,可能更短,她离开了世界,体验了死亡。等她再次回到现实,身体的疼痛顿时淹没了她,可以说痛不欲生。可她恍然大悟了,在亨利将自己用绳子上吊,窒息的那一瞬,他是平静的,悦然离世的。

 

她对孩子的愧疚,她心灵的悲伤, 就在此刻解脱了。这次车祸使她重新获得活下去的平静。救护车拉她到医院后,直接进了急救室。她听到医生说,病人脑颅出血。她的双腿已经断了,医生像对一个布娃娃一样,将她的膝盖肉骨洗干净,缝合,接好。她躺在病床,无知无觉,灵魂却已经绕病房一周,甚至已经去到了外面的花园里。

 

一周后,她醒过来,又是无尽的痛和苦,身体的,精神的。

 

但是她明确知道了儿子在死的那个瞬间是平静的,无痛的。潘又琴,她叹息一声,那个压得她透不过气的精神累赘,终于放下了。

 

潘又琴敲开了李倩的门,我是亨利的妈妈,我叫 Jane.”

 

开门的是小J,她将潘阿姨引进了母亲的卧室,床边放满家长送来的鲜花,李倩躺在床上,双腭下陷, 憔悴萎顿,两眼发直。潘又琴走过去,毫不犹豫地伏下身,紧紧地抱住了李倩。

 

潘又琴成立了一个父母自救小组,将N镇近年来自杀的九个孩子的父母用WhatsApp 连在一起,他们并不碰面,如果有人邀请去演讲,他们中的某一个会自愿去。

 

这是潘又琴在学区教育局会议室,两所高中的剧院给成百上千的家长讲的话:

 

我的儿子亨利为什么自杀?

 

亨利是“gifted child" 在他死后,我看了他的日记。看上去很开朗的孩子也会抑郁, 上好学校的孩子也忧郁。 亨利是一个悲天悯人的少年,对人生本质的思考,对世事无常的慨叹,使他产生existential depression “gifted children"是理想主意者,思考很深,对不如意体会更切。亨利从很小就观察到硅谷的荒诞,父母的不和谐 "inconsistencies, arbitrariness and absurdities"),他遇到同龄人的不解, 甚至敌意 "puzzlement and even hostility),觉得很孤独。作为“gifted child" 他对时空限制的沮丧,升级为恼怒,无力的愤怒导致抑郁, 他越想努力寻找人生意义,越敏锐意识到人生的短暂与有限,一再问苍天 "Is this all there is to life? Is there not ultimate meaning?" 亨利的死实际上不是没有答案,我在 养大他的过程中没有把握好,花太多精力跟他爸爸和他的走狗女人干仗,我长年患重度忧郁,没有管好孩子,不知道他已经吸毒。

 

.........................................................................

 

 

J的死,死因要更清楚一些,家长的CLOSURE也来的快一些。Alex是一个撒谎成性的,有心理疾病的少年。他根本没有父母,父母未婚生育,父亲抛弃了他,妈妈也抛弃了他。他是跟着一个婶婶长大的。 他在纽约跟李倩说,要叫爸爸派车来送机仅是谎言,爸爸根本不存在。他一直骗大J,如果她听话,就带她去见爸爸。他羞辱她,说她不够好看,不够资格去见他的父母,全是一派胡言。他折磨任何一个被他吸引的女孩,大J发现他交了一个漂亮的韩国新女友,大J羞辱和悲愤地跑到他的公寓楼顶,纵身跳下。

 

李倩恢复了工作,小J已经上高三。为了显示与姐姐的不一样,她开放交友,六个月换了三任男友。第一个叫拉链,白人,人长得很帅,但跟小J吃饭总是AA制,小嫌他小气,吹了;第二任叫马克思,印度人,很大方,吃饭,买东西,都大方,但太粘她,吹了;第三任,叫哨子,希腊人,每天到家里给小J干活,帮她整理房间,打扫卫生间,代她做功课… …也吹了。小J跟妈妈说:约会真好!让我知道了不同的男孩对生活有着不同的期待。我真希望姐姐还活着,我要帮她学会不要只栽在一个人手里。

 

小女儿的话使李倩再度伤感。

 

令李倩害怕的事发生了,小J她申请上哥大。李倩恐慌了几天,还是抄起了电话,打到哥大教育处,找处长,问他认不认识,记不记得跳楼自杀的新生Joyce Zhou?教育处长瑞基回答:Yes 我知道Joyce Zhou,我记得她。询问李倩好不好,有什么样的难题。李倩就将Joyce妹妹的想法告诉了他,问他,作为一个教育专家,如何面对这样的危机?妹妹会不会重韬姐姐的覆徹?瑞基回答:妹妹她只是想要一个了决CLOSURE,让她来哥大吧,来用姐姐的图书馆,来走姐姐的校园,让她和姐姐天天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治疗好她内心最深处的创伤,重新获得生命,因为,她曾经是姐姐最好的朋友,对姐姐的情感,甚至超过了对父母的情感。

 

李倩,放下电话,对小J说:妈妈让你去。

 

J抱住妈妈, 流下了滚滚热泪。

 

.........................................................................

 

关于作者:张慈,笔名:梅梅米勒,女作家,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作者,云南大学中文系79级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云南分会会员,曾任职于中国大陆《个旧文艺》《丑小鸭》 编辑部。作品发表于全国各省市,获『春城晚报』散文一等奖。到美国后,为『中国妇女报』开专栏,着笔于『我眼中的美国妇女』。后出版长篇小说『浪迹美国』,纪实文学『美国女人』。用中英文写作,在『帕罗阿图新闻日报』开英文专栏『学校事务』三年,获『多维网站』散文一等奖,『汉新文学』短篇小说一等奖,诗歌二等奖,台湾独立文学征文短篇小说三等奖,佳作奖无数。张慈的翻译作品发表于纽约『一行』诗刊,波市顿『倾向』人文文学双月刊。张慈有中英文两个名字,讲中英文两种语言,身处两种文化,连孩子也是东西血脉相混。她的作品中,流淌着的却仅仅是一条文字之美的大河。1988年,她为中国第一部独立纪录片《流浪北京》出镜。2003年,她被美国杰拉西艺术基金会选为荣誉受邀会员。2013年,她拍摄出版纪录片《哀牢山的信仰》,在`北京上海昆明等地上映,并被美国圣地亚哥大学选为教学放片。

 

关于我们禀持增进北美华裔社区的文艺氛围与人文素养的愿景,美国天心艺术綠生活学社携手美华文学,共同推出《金山湾区人文幸福华文文摘》。此份微刊物以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为首要发行区域,旨在记录当地华人生活万象及心情点滴,把好人、好事、好物、好景、好文章,直接送到读者的手中,以为当地社区传递更多的正能量。衷心欢迎各界朋友与我们联系,或是提供稿件,或是成为读者,或是加入支持者行列。欲知更多相关详情或投稿,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系。

 

Tel: 1+ (408) 393-8830

Email: info.ecohesrtsociety@yahoo.com

Facebook in Simplified Chinese: https://www.facebook.com/sfchinesedigest2/

Website: sfbayareachinesedigest.blogspot.com

Wechat Public QR Code: 请用手机扫描关注